首页 > 言情 >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恋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恋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恋

已完结
  • 作者:鱼予渔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1-02-24 00:17:34

甜宠新书《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恋》由鱼予渔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慕知狸孟殊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莫名背上拯救世界的大任,慕知狸表示稳住不能慌,失败无所谓,绝对不能把自己给搭进去!豪门私生子:“说什么都信,真单蠢……恩,可爱。”画中美少年:“你要嫁人?当然没问题,只是活着和嫁人只能二选一啊……”女尊头牌:“妻主是嫌棺材太宽敞,所以特地找个陪葬的?”学渣男神:“乖,这不叫见色起意,这叫一见钟情。”【撩起袖子就是上啊!请记住没有撩不动的反派,只有不上进的宿主。】某女扶腰:“听你的,失身了……”【本统仅代表世界人民群众祝你们长长久久。】...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自门外响起,慕知狸坐起身,往床头靠了靠,怀里抱着白色的被子,手指紧紧捏着被角,因为用力指节泛着苍白,泄露了她的不安。

她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房门,只见门把转动一下,随着咔嚓一声响声,她的心跟着一跳。

房门被推开。

从外面进来一男子,那人约摸二十六七左右,身形挺拔,蓄着黑色短发,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冷峻,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深邃的眼眸里是对她的……

就算是再没有眼色,慕知狸也读懂了他眼里的情绪是什么。

那是……对她的厌恶。

这个认知,使得她心蓦地抽痛一下,她脸色苍白,紧紧抱着被子身子缩成一团,努力平复着呼吸。

“看到我来了就开始难受了?”孟殊言在她病床前站定,居高临下看着她痛苦的样子,讥讽出声,“你可真会装。以为拿自杀就可以威胁到我,我就会妥协?”

自杀?她是自杀吗?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对面的人还在继续说着,“慕知狸,你要是真想死,就从这跳下去。”

心口的疼痛渐渐消散,听他一口气说完,慕知狸瑟缩一下,弱弱开口道,“我不想死。”

“你是谁?”

一口气憋在胸口,孟殊言心里直犯恶心,他当然知道她不想死,他一把攥住她的手腕,逼着她看着自己,“慕知狸,你不是说,死都不会忘记我,知道死没用,就开始玩失忆这一套了?”

被大力钳制下,手腕顿时针扎似的刺痛。

慕知狸额头沁出冷汗,失了血色的嘴唇打着哆嗦,破碎的声音溢出一个字,“疼……”

“你也知道什么叫疼?”他更用力的收紧了手,嘲讽看着她缠着绷带上晕出血色的手腕,“一个月里玩了三次自杀,就划破了这一个小伤口,你可真是出息。”

“松……松手……”疼!

这人怎么这般不讲道理,都说了疼还不放手,真是过分,慕知狸咬牙反手挣脱的钳制,泪眼朦胧捧着手腕小口吹着气。

虽然不知道她怎么挣脱的,但这小白花的样子让孟殊言叹为观止,“慕知狸,你还真是让人恶心。”

话音刚落,又一人自门外进来,正是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的慕母。

冯美珍进来就看到慕知狸痛苦难受的样子,忍不住质问,“殊言,我让你过来是劝劝知狸的,你这是做什么。”

孟殊言退后一步,警告看了慕知狸一眼,对着来人语气缓了缓,“冯伯母。”

也不知道他又说了什么,知狸才会是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冯美珍站在床边将慕知狸揽在怀里,安抚顺着她大卷的栗色长发,“殊言,方晴这件事是知狸不对,可她不是已经认错了,婚你也退了。如今她身子还没恢复好,你就不能看在两家多年的交情上再原谅她这一次吗。”

“冯伯母,如果不是看在两家的交情上,你认为我会还让她好生躺在病床上?”孟殊言语气森寒,“我已经很顾及慕家的面子了,偏偏你女儿一再触犯底线。”

他转身欲走又厉声补充道,“对了……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那就没有了任何关系。我不希望她再以我未婚妻的身份自居,还有,如果再让我看到她对方晴动手……”

他威胁道,“冯伯母要多想想慕家,千万别因为一个女儿,断了慕家的路。”

说完他大步走出病房。

他这句话给冯美珍敲了一个警钟,房门关上的刹那,冯美珍看着缩成一团的慕知狸,心疼的红了眼眶,一下一下抚着她的长发,“知狸,你说你又何苦呢。”

这妇人身上有种让人安心味道,慕知狸紧张的情绪放松几分,从她怀里抽出身,一双眸子里干净纯粹,带着几分天真问,“你是?”

冯美珍以为自己听岔了,“什么?”

慕知狸重复问,“你是谁?”

全身僵住,静默几秒后,慕母猛地抓着她的手臂,不敢置信问,“你……你说什么?”

慕知狸悄无声息挣脱,双手抱着被子,怯生生看了她一眼,“我说……你是谁?”

怎么都喜欢抓她的手,还这么大力,真的好疼的。

冯美珍眼前一黑险些没站住,明明割的是手腕,和脑子什么关系,怎么会是不记得她是谁,她抱着侥幸的心理问,“你认识刚刚那个人吗?”

慕知狸眼神一片迷茫,轻摇着头,那个讨厌她的人该认识吗?

完了完了,这无辜单纯的样子不像是装的,冯美珍脚步凌乱跑出去,“医生……”

医生?她努力思索着,好像也许大概是治病的吧?

……

病房内或坐或站的几个人,目光都带了惊奇打量着她,仿佛在看稀有动物一般。

一穿着白T恤牛仔裤男子突然上前,指着自己鼻子问,“还记得我是谁不?”

抱着碗小口喝着粥的慕知狸,身子往后挪了挪,面上又是一副被欺负的可怜样。

慕知笙看她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嘴角抽了抽,脚尖一转面向其他人,面上是一副痛惜的样子,惋惜道,“看来医生说的是对的,我姐真的是受**太大,所以失忆了!”

手指在太阳穴转了转,他无声开口,“另外,脑子还有点不正常。”

变成了一朵白莲花。

慕知狸除了在孟殊言面前装过怂包一个,其他时候什么时候会害怕了,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样子,这突然变成小白花,还真让人看不惯啊。

慕庆斌本来因为两家解除婚约她闹自杀,股票受了影响正烦着呢,这不孝子还在一旁捣乱,一点眼色都没有,闺女要是再成了傻的,他干脆吊死算了。

慕庆斌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胡说什么呢!”

慕知笙跳到一边,痛呼,“爸!”

本来就是嘛,要不就是装失忆,要不就是脑子不正常。

“活该,没个正行。”冯美珍看都不看他,从桌子上抽了张纸巾,递给慕知狸,将她手里的空碗接过来。

慕庆斌皱眉看着她将一张纸巾翻过来看过去,心里也带了担忧,该不会脑子真是**过度,有点不正常了吧。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绿植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