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

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

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

连载中
  • 作者:我爱小钱钱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1-06-11 09:48:52

仄辞顾诏是小说名字叫《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这本小说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我爱小钱钱,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含冤死去,仄辞以为这便是故事最终的结局,但谁知一睁眼却被沙雕系统捡走。本以为是要攻略别人,却奈何是去当……媒婆?“宿主大大,你的任务就是……让男主女主重归于好,破镜重圆,美满幸福!”仄辞冷漠脸:“哦。”然而这任务做着做着男主就不对劲了,把他的面瘫宿主压在角落,红着眼质问:“你为什么总把我往那个庸俗的女人身边推?”因为那是重生回来找你的女主啊哟喂!“不管是什么理由,我只想对你说,我至始至终......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她什么都没有说,直接闯进教室拉住了顾诏,动静极其大,让许多正在题海奋战的同学都抬起了眼睛,很是不满。

“阿诏,快点帮帮我!”

顾诏沉默不语的看着她,似乎在琢磨她要做什么。

郑青茹快要急哭了,她一边擦眼泪,一边恳求顾诏跟她出去,她有很要紧的事情要说,顾诏把她手掰开,似乎很不习惯她的触碰,郑青茹快要急疯了。

“我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情,但是如果事情十分重要,请去找警察,而不是来我这里。”

这番冷酷无情的言论彻底击垮了脆弱的郑青茹,还有她那摇摇欲坠的勇气。郑青茹双手捂住脸,泪珠大颗大颗的从指缝里流出来,看起来无措极了。

“如果连你都不帮我,那我还能找谁说?”她凄惨的笑着,笑容有着说不出的难看。

“全完了,我们的人生全完了!”

她疯魔了一般,整个人精神恍惚,很是癫狂。

仄辞看出她状态不怎么对,但是顾诏始终无动于衷,神出鬼没一直监管着纪律的教导主任从后门跑进来,肚子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这个女同学,你在吵什么?没看见别的同学在学习吗?”

最近因为高考压力太大了所以要寻死觅活的学生不少,教导主任不敢怠慢,生怕又是哪个精神奔溃的学生,叫了几个老师要把郑青茹带走做心理辅导。

郑青茹浑身无力,被带着离开的时候目光一直在顾诏身上,从来没有离开过。

仄辞觉得事情有点不简单,他本以为是世界剧情无法绕开,所以顾夫人见到顾诏这剧情会被以另外一种形式补上,但是如果只是这样,那么郑青茹应该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应才对。

教室里又恢复了安静,只剩下笔尖摩擦试卷时的“唰唰”声,其他教室好奇探出来看热闹的脑袋也被老师给没好气的呵斥了回去。

现在晚自习形同于自由复习,但所有人都不敢轻易松懈学习,他们没有的时间和精力去关注多余的事情,教室里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仄辞拿出手机在抽屉里面发消息给顾诏:“待会儿和我一起去看看郑青茹。”

“不要。”

顾诏的头像是一只简笔画小熊,看起来憨态可掬,可可爱爱,这种幼稚的东西和他本人的气质一点也不符合。

仄辞看了这干脆利落的俩字一会,回了个问号过去。

顾诏给他发:“你怎么那么关心她,你是不是看上她了?”

仄辞给他回:“不会啊。”

“你怎么那么确定?我看你倒是一直对她关心过度。”

“……”真幼稚。

仄辞想了一会,打字道:“因为我喜欢男的。”

那边一下没反应了,死寂一般的沉默,仄辞把手机丢回了抽屉。

最后顾诏还是很仄辞去了,他脸色很古怪,说不出来是什么扭曲的表情,反正看着十分复杂,几乎不用回头,仄辞都能感觉到那怪异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叫人如芒在背。

教导主任办公室里,老师还是低头跟目光呆滞,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郑青茹试图沟通,但是没什么太大的效果,郑青茹就像个木偶娃娃一样,双目失去了神采。

这得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成这个样子。

仄辞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喊了报告,老师本来不想叫不相干的学生过来掺和这件事,但是回头一看时发现刚才还心灰意冷的女生见到了进门来的人,终于有了一些别的反应。

仄辞盯着老师的目光说:“让他们俩自己谈谈吧。”

这话没说清,带着些不清不楚的意味,老师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叹了口气后离开了办公室,脑中大概脑补了一千种青春期孩子叛逆偷偷恋爱结下的苦果的故事。

“阿诏……”郑青茹可怜兮兮,“你果然还是会过来找我的。”

仄辞深藏功与名,顾诏终于肯睁正眼看她了,他很简洁的问:“发生了什么?”

这话却叫委屈的郑青茹重新找到了发泄情绪的出口了似的,眼看她眼眶又红了起来,仄辞一阵头大。

438却说了一句:“宿主大大,不要被她演技给骗了,她各种数值曲线正常,虽然有小幅度波动,但是也是正常范围之内的,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情绪失控。”

仄辞挑了挑眉,略有些意外,说实话,刚刚他从单纯观察郑青茹来看的确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好像本来就是真实情绪流露一样。

“我还有别的事情,如果你不说的话,那我就先走了。”顾诏在女主面前冷脸的速度从来都不是盖的。

顾诏那副无所谓随时可能走掉的样子果然唬住了郑青茹,她一下把哭声咽了回去。

郑青茹:“……嗝”

还咽猛了。

在她冷静了下来,仄辞体贴的关门出去后郑青茹开始跟顾诏说话。

原来,在他们组织的野炊回去后郑青茹就从她妈口中听到了白子泽回国的消息。

柳苑想叫她去见白子泽,那是不可能的,白子泽是郑青茹上辈子全部的噩梦。

毫不夸张的说,有一段时间,郑青茹只要见到白子泽的照片就会吓的魂不守舍。

柳苑十分不满,一直疑心自己女儿是因为顾诏而忤逆自己的,她不想让顾诏的人生因为自己再有任何变数,于是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去见白子泽一面。

白子泽约她在距离她学校不远的奶茶店见面,他比郑青茹早到一些,早早选好了奶茶,郑青茹过去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桌边放着奶茶在等待她的白子泽。

他生的很不错,抛掉他的身世,他一直表现的阳光又谦逊,可郑青茹没有想到,她看见的是一个满脸疲惫,眼圈发黑的人白子泽,看起来没什么精神气。

白子泽一切都如同前世那样,他照顾人一如既往的体贴和细致入微,可郑青茹却心不在焉,甚至避之不及。

两人不咸不淡的聊了几句之后,白子泽问郑青茹。

“你快要高考了?还紧张吗?”

郑青茹厌恶于他的虚伪和假装,这些她早已经看够了,也受够了,她现在更想要做的是远离白子泽,于是她毫不客气:

“白先生,我今天过来完全是家里要求的,我和你之间或许没有什么好说的,今天先这样吧,我要回去复习了。”

白子泽表情很是错愕,郑青茹感觉自己出了一口恶气,现在这个时候他也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只要自己不受他的蛊惑,白子泽就算有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耐她如何。

“怎么会这样?不该会这样,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听见白子泽在不断念叨着什么。

“……如果事情是这样,那我的坚持都有什么意义?”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绿植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