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少主夫人恃宠而骄

少主夫人恃宠而骄

少主夫人恃宠而骄

已完结
  • 作者:夜语尘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0-11-22 15:47:21

主角叫夏筱默暴龙煜的书名叫《少主夫人恃宠而骄》,它的作者是夜语尘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一夜,莫明的穿越。那一夜,莫明的失身。那一场,无妄的灾难。剪不断,理更乱。被美男青睐,是件很幸福的事。但被众美男追着跑,那就不是什么幸运的好事了。所以,她溜之.缘起缘灭,一切皆是冥冥中注定的。这场爱情的角逐,谁能掳获芳心?谁又能全身而退?...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阳光明媚,天高气爽。在那风景恬怡的御苑,亭外,天光水色一派清明,亭内,石桌上摆放着珐琅掐丝的攒盒里放置着精致的御用点心,旁边放置着盛满醇酒的玉壶。夏筱默闷不吭声、心不在焉地吃着点心。暴龙煜好笑地盯着她不知足的神情,原本这个时候他一般都呆在自个的寝宫里的,但却在见她一派无聊,对外界渴盼的眼神时,于是大发善心带她出来透透气,谁知她还是对他爱搭不理,无精打采的样子。平常女子不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但要她安份片刻却像是要了她的命。用她的话来说,呆在他的宫殿里,就是坐牢,真是令他哭笑不得。

“小竺鼠。”

夏筱默含着糕点,不悦地瞪着她,咕哝地嚷道,“不准叫我老鼠。”

“不是老鼠,是竺鼠。”而且她此时的模样确实像极了,谁叫她总是动不动就鼓着双颊。

“我又不是没名字,人家名字这么好听。”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毛绒绒的东西,一想起来寒毛就不自觉的悚立。而且她每次一碰老鼠就会皮肤过敏。所以她更不能忍受自己被安个这样的外号。

“本王就爱叫你小竺鼠。”不把她抗议的眼神放在眼里,他更是得寸进尺地伸出魔爪朝她鼓起的双颊捏上去,“好可爱。”那种柔软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

“唔……放、手啦。”她气呼呼地拉开肆虐她的魔爪,却怎么也使不上劲。索性也伸出两只手,像拉皮一般将他的俊脸往两边拉扯,看着被她弄变形的脸,心里总算平衡了一点。

没料到她也来这手,他完全可以感受到自个的俊脸在她作乱的小手下,已然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若是教人撞见,岂不损了他的一世英明。他沉声命令道,“放手。”

她瞪着如小鹿般清澈黑亮的眸子,硬着声道,“你、先放。”吃亏的事咱不干。

可恶的女人,他懊恼地使点劲掐着她的脸蛋,“噢!疼!”夏筱默始料不及的缩回手,呲牙裂嘴地轻呼。

暴龙煜连忙松开手,果真那白嫩的小脸已然浮出了一道道红印。他又伸出手抚上她的脸轻揉。“还痛吗?”

“少假惺惺了你。”夏筱默气愤的挥掉他的手,瞪着这个扮完恶魔又装天使的男人。

“本王帮你呼呼就不痛了。”暴龙煜嘻皮笑脸的再次侵上她的脸蛋。

“滚开啦。”这个邪恶的男人。

对她的出言不逊丝毫不恼,依然我行我素地将她一把扯到身上,捧着她的脸煞有其事的吹着。可恶,这个臭男人,吹得她的脸一阵阵发烫。

“你……”

正当她欲开口臭骂他时,便被一道尖细的声音打断了。“皇上驾到。”

闻言,夏筱默和暴龙煜很有默契地对望一眼,她反射性地从他身上跳下来,而他也很配合的立刻松开她。诧异之时,双双起身看向迎面朝他们走来的皇上。“臣弟参见皇上。”

暴君傲冷凛威风地站在亭内,一副好听的男低音响起,“皇弟免礼。”尔后瞥眼看向站在一旁不为所动的夏筱默,冷傲的抿着唇,似乎对她不懂礼教而感到有些不解及不悦。

“见到皇上还不行礼。”暴龙煜沉声提醒她。

夏筱默不情愿地看着他,在他的眼神示意下,不甘心地弯腰行礼道,“我……奴婢给皇上请安。”

暴君傲轻蹙剑眉,对她言不由衷的敷衍甚是不满,每个人见到他无不恭恭敬敬,软言巴结,一个卑微奴才竟敢这等无视他。教他难得纡尊降贵去注意她。

“抬起头来。”

夏筱默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她疯了才会抬头,等着被他砍啊。

“朕教你抬起头,听见没有。”为什么这段日子总是有人跟他作对,什么事都不顺他的心,不顺他的眼。连一个小奴才都教他心烦。

暴龙煜见状,急忙出声打圆场,“皇兄,她是我的婢女,刚入宫,尚不懂规矩,请皇兄勿动怒。”唉,这御苑平时就很少人来,所以他才会很放心地带她来这,谁知道他皇兄居然在这个时候,挑这个地方。

“你的婢女?”暴君傲怀疑地看着他,方才见他们两个拉拉扯扯,动手动脚,绝不会是婢女这么简单。况且他知道,他从不要贴身宫女伺候着,这会反倒奇了怪了。难道……

他的目光若有所思地来回在他们两之间打转,这倒是挑起了他的好奇心。他轻轻走到她面前,盯着她的头顶好一会儿,倏地伸出修长的手指将她的下颚抬起。

一直不出声的夏筱默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打掉他的手,退开一步,大吼道,“你干什么?”

她这一吼,把在场地人都吼得一愣一愣地。暴龙煜心里暗暗叫糟,而暴君傲从没被人这么大吼大叫过,更是无所适从。

在皇兄还未反应过来,暴龙煜便先出声喝道,“不懂规矩的奴才,还不给本王退下。”夏筱默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闯了祸,立刻会意过来,提起脚准备溜之大吉。

“站住。”暴君傲看着准备溜走的女人,及时喝制住。接二连三地受女人的窝囊气,他岂能善罢干休,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宫女,那更是该死。

“皇兄……”暴龙煜欲开口说话,便被他吼声截住。“你闭嘴。”

他走过去,粗暴地扯住夏筱默的手腕,“该死的奴才,居然敢以下犯上。”他摄人的目光中透着冷冽的怒意,一脸杀气令她不由自主的微微战栗。夏筱默心里暗斥自己的怯弱与冲动。所以说冲动是魔鬼,天呐,她真想狠狠抽自己一耳光。

“皇兄,念她初入皇宫,看在皇弟的份上,饶过她这一回如何?”这个女人,就不会机灵点,非得时时刻刻要他操心。

暴君傲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难得为一个女人说话,莫不是他与她有暖昧?一直传闻皇弟有断袖之嫌,现在他居然会留一个女人在身边,那他这个做皇兄的是不是该成全他?他沉吟了片刻,“好,看在皇弟的面了上,朕就不予追究。”

暴龙煜听了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个女人,不把他弄得提心吊胆不罢休。

暴君傲好奇的眼神来回打量他俩。宫中众多美艳的女人,却叫皇弟看上她,于是他不禁多看了她两眼,想从她身上找出点特别的地方。却似乎越看越眼熟,这个女人,他见过吗?脑海中不自觉地搜索着。

意识到他打量的目光,夏筱默心一紧,趁还没看出什么端倪之前,转身想要赶紧逃离这个危险之地。

“等等……”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绿植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