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总裁爸比套路深

总裁爸比套路深

总裁爸比套路深

已完结
  • 作者:焰焰的天地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0-11-22 14:41:15

主人公叫夏千歌安羽辰的书名叫《总裁爸比套路深》,它的作者是焰焰的天地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意外,夏千歌终于见到了分别了三年的女儿,母女情深,挂肚牵肠,就在她不惜一切终于夺回女儿的时候,那个男人竟然也跟着来了。“安先生,请你自重,我和你似乎没有任何关系。”某男脸色淡淡。“女儿也有我一半,我必须得亲自跟着才放心。”“你滚,不然我报警了。”某男亮出了结婚证。“我们可是有证的夫妻,完全合法。”不是已经离婚了吗,为什么结婚证还在,后来她才明白自己从一早就被这个可恶的家伙给套路了。既然推不开,还能怎么办,只能凑合着过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长久的恨意让她不知该如何单独去面对这个男人,下意识就想关门。

安羽辰却一把将门拽开,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

“你,你进来干什么,汐汐还没吃饭。”

安羽辰冷冷说道:“一个小时,这是我对你最大的仁慈。”

看着这张面罩冰霜的脸,夏千歌的眼神也冷了下来。

“安羽辰,你是不是想害死汐汐才罢休,你真的以为孩子掉进马葫芦是偶然吗,分明就是叶舒儿推的,不然她为什么不掉下去。”

“够了,不要把别人想的和你一样恶毒,汐汐在哪里,马上让她出来。”

这一句话让安羽辰耐性全失,从叶舒儿住进安家那天开始,她就一再找茬,看来离婚是对的,汐汐绝对不能有她这么恶毒的妈。

汐汐已经听到了爸爸的声音立即跑了过来,旋即就看到了夏千歌的手指滴了一路的血,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阿姨,你的手,爸爸,你快救救阿姨吧。”

安羽辰也看到了,立即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绢,按在了夏千歌的手指上。

挤压的疼痛让夏千歌嘶了一声,用力的抽回了手指。

“多谢安先生,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不识好歹。”

安羽辰火大的扔了手绢,抱起汐汐就出了屋。

“汐汐,汐汐。”

等她追出去,安羽辰已经上了电梯。

夏千歌气急败坏的在电梯上踹了几脚,失魂落魄的回了屋。

想起和女儿相处的点滴,她又哭又笑,彻底失眠。

第二天,顶着一对熊猫眼去了公司。

黎浩宇已经到了办公室,浅蓝色的西装,雪白的西裤,透着优雅矜贵的气息。

“你的事已经上报了,见义勇为的大美女。”

他打趣的看了一眼夏千歌,扔过了报纸。

夏千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些记者也太多事了。”

黎浩宇看了她一眼,饶有深意的说道:“原来你这么喜欢孩子,就没想过自己要一个吗?”

夏千歌忙把话岔了过去。“我自己都养不活,哪有资格要孩子,哦对了,今晚五点有个宴会,需要黎总参加。”

黎浩宇点了点头,很自然的说道:“好,你也去准备一下,晚上一起。”

夏千歌皱了皱眉,如果谈业务,她这个秘书跟着无可厚非,这种私人性质的宴会,她跟着似乎不太合适。

“黎总,我……”

黎浩宇抬起了头,温和的问道:“怎么了?”

夏千歌犹豫了几次,还是没能说出拒绝的话。

黎浩宇帮了她太多的忙,从大学到现在,对她照顾的事无巨细,她要是这点忙都不愿意,未免也太白眼狼了。

“没什么,那我先出去了。”

夏千歌笑了笑,替黎浩宇关好了门。

黎浩宇却忽然叫住了她。“你手怎么了?”

夏千歌浑不在意的说道:“不小心切破了。”

黎浩宇已经站了起来。

“要不要去医院包扎一下。”

“哪有那么娇气,都快好了。”

退出办公室,立即又思念起了汐汐。

人就是这样,不曾拥有,就不会明白思念的滋味,一旦碰触过,那就会锥心刺骨,难以忍受。

和女儿独处之后,夏千歌满脑子想的都是汐汐那张可爱的小脸蛋,还有她软软香香的小身体,如果现在让她用十年的寿命去换和女儿独处的时间,她一定会毫不犹豫。

想起女儿搂着自己脖子的乖巧模样,夏千歌甜甜的笑了。

一晃眼就到了下午,为了避免闲话,夏千歌并没有换衣服,五点十分,两人一起到了酒店。

黎浩宇有客户要应酬,就让夏千歌在一边等着她。

夏千歌巴不得不去应酬,便拿了一杯酒,回身之际却被一个小小的身影给抱住了。

“阿姨!”

低头一看,正是她的宝贝女儿汐汐。

夏千歌惊喜的把她抱了起来。

“汐汐,你怎么也来了,宝贝今天好漂亮啊。”

夏千歌用力的亲了孩子一口,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女人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宝贝,你怎么又乱走了,谁都让抱怎么行,要是让人给拐走了,我得多心疼啊。”

毫无疑问,说话的正是叶舒儿。

今天的她一身盛装,雪白的礼服长长的拖在上,仿佛她才是宴会上的主角,分外的引人注目。

夏千歌看的刺眼,冷言讽刺道:“你要真心疼就好好看着汐汐,用不着在这里娇柔作态,让人恶心。”

旋即把孩子放在了地上,却被叶舒儿一把拽了过去。

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孩子是安家的,和这位小姐似乎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下个月我就是汐汐的妈妈了,妈妈管教女儿天经地义,谁在敢指手画脚,别怪我对她不客气。”

她要和安羽辰结婚了?

夏千歌手指一颤,杯里的橙汁顿时溅了出来。

叶舒儿赶紧往后退了几步,厌恶的说道:“啧啧,拿个东西都拿不稳,居然也能救孩子,我真怀疑那天是不是你搞的鬼,不然怎么会那么巧,汐汐刚掉下去,你就出现了。”

“叶舒儿,你用不着含血喷人,孩子是怎么掉下去的,你比谁都清楚。”

夏千歌也不是让人茬,哪能让叶舒儿随便诬陷自己。

叶舒儿抱着肩膀,脸上的讽刺越发的浓郁。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难道真的被我说中痛处了?姓夏的,别以为为孩子做点事就能得到羽辰哥的另眼相待,他对我什么样,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夏千歌冷笑:“呵,自以为是的东西,你以为我会把安羽辰放在眼里吗,我既然能走出安家,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去,你大可以放心的当你的安太太,我只求汐汐能好,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你在威胁我?”

叶舒儿往前走了一步。

看着那张略微扭曲的面孔,夏千歌又想起她诬陷自己推她下楼的丑陋样子,不由手腕一扬,一杯橙汁全都泼了过去。

“啊。”叶舒儿毫无防备,顿被泼了一身。

白色的礼服霎时黄了一片。

气的她双眼喷/火,抬手就是一记耳光。

眼看着那只手就要打到了夏千歌的脸上,一只手从旁伸出,拽住了叶舒儿的手腕。

“这就是你所谓的教养?”

低沉的声音从夏千歌的身后传出,叶舒儿的脸色顿时变了。

“羽辰哥,不是我,是她泼了我一身橙汁……”

叶舒儿梨花带雨,一下子扑到了安羽辰的怀里。

安羽辰皱了皱眉。

“夏千歌,你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两人紧密相偎的样子,夏千歌鼻腔忽然有些酸,但是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她把杯放在了桌子上,笑吟吟的说道:“不好意思,手滑了,安先生请继续,我就不打扰了。”

眼见夏千歌要走,汐汐立即不高兴了,伸手抱住了夏千歌的大腿,软糯糯的说道:“阿姨不要走,汐汐要阿姨。”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绿植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