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最是深情留不住

最是深情留不住

最是深情留不住

连载中
  • 作者:织筘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0-11-22 09:31:14

主人公叫黎曼心陆昭函的小说是《最是深情留不住》,本小说的作者是织筘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次意外,她与他的命运纠缠在一起。她心里没他,他亦是利用着她。后来。她烦了,倦了,她平静地对他说:“还是离婚吧。”他漫不经心地吐了口烟圈,“不急。”最后。他将她锁在怀中,咬着她的唇,“别走,留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谁都没想到我会来这一出,陆昭函更是从开始的愣神到反客为主,直到他听到苗雪地哭喊才惊醒过来,猛地将我推开。

我往后一个趔趄,抹着唇对他说道:“陆昭函,你欠我欠大了。”

陆昭函盯着我,眼里蓄着火苗,我回以他一个挑衅的笑容,之后头也不回地就走出了陆宅。

黎静华跟在我身后,很是自豪地念着,“真不愧是我女儿,有魄力。你刚刚那一下可把他们给震住了。那陆少我也看出来了,他对你啊……”

我冷着声打断她的喋喋不休,“我跟陆昭函是假的,做给别人看而已,过几天就离婚。”

“假的?”黎静华小跑到我面前,指着我的脖子和胸口,“要是假的,他能这样对你?”

“曼心,妈妈是过来人,男人那些小心思我最懂。他身边那么多比你优秀的女人,可为什么偏偏选了你?还不是他对你有意思,刚刚你们接吻我都看到了,他对你有反应。”

“你听妈妈的话,趁这次机会将他拿下,做真正的陆少太太。难不成你还想着宋顾城那个孬种?”

“别跟我提他!我问你,究竟是谁带你来的?”

黎静华心虚地低下头,“我真不认识他,那个人说是你派他来接我去陆宅见陆太太,我肯定高兴啊,所以就来了。”

我只能说:“黎静华啊,你胆子也真够大的。”

这事十之八九跟苗雪脱不了干系,她一贯爱在幕后指使人,今天的目标就是想让我在陆太太面前出丑,从而迫使我和陆昭函离婚。

呵,想要我离婚?除非我满意了,休想让我离!

从陆宅到公路需要走一段路,黎静华的嘴就没停过,“曼心,你什么时候可以借钱给妈妈啊?”

“你不是来认亲家吗?让亲家给你钱啊。”

“这……不是刚被赶出来了嘛。现在也没个路人,不如我们回去,你同陆太太说些好话?”

对于黎静华的厚颜**我真的无话可说。

“你是想让我回去再被陆太太打一顿?”

“什么?”黎静华这才注意到我的脸上的手掌印,“她怎么这样!你可是她儿媳妇啊。”

身后传来引擎嗡嗡声,陆昭函的跑车就这么从我们身边疾驰而过,右后视镜上映照出苗雪洋洋得意的脸。

黎静华嚷嚷道:“嘿!这陆昭函什么意思!我是他丈母娘,你是他正儿八经的妻子,他怎么可以带别的女人坐你的位置!还这么明目张胆开过去!曼心啊,你可不能让那狐狸精骑到头上去了。”

我实在嫌她吵,冷冷地横了她一眼,“上次绑架的事情,我还保留起诉的权利,你要不要进去陪你的老相好?”

她不再吭声,只默默地跟着我徒步走到公路。

这里是城郊,想要打车不容易,黎静华受不住直喊脚痛,我全当她不存在。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靠在我们前方,司机很礼貌地下车为我开了车门,“陆少让我送您回去。”

黎静华欣喜地就想跟着坐进来,我将她一把推开,迅速钻进车里扣上车门对司机说道:“快开车。”

看着黎静华在后面追着跑,我完全无动于衷,任由她扯着嗓子叫骂。

我让司机送我回了酒店,扔了那件讨人厌的抹胸裙,洗澡换衣后抛开一切开始寻找工作,我需要回归正常的生活。

因为之前被苗雪各种贴黑料,做园林设计的我只能去没名气的小工作室,工作敲定后我就搬到了附近居住。

自从见完陆太太后,陆昭函再也没联系我,更没有苗雪的作妖以及黎静华的纠缠,我的日子终于恢复了平静。

这天,合伙人之一的林哥来找我,他是专门负责业务的,近日托关系找了份大单,对方要求面谈。

因为我阅历丰富,也曾独自谈过几个项目,他希望我陪他一起去增加拿下订单的几率,对于工作,我自然会答应帮忙的。

只是当我们来到会所包厢,我就知道今天算是白来了,里面乌烟瘴气的,几个中年油腻男人搂着美女各种灌酒嬉闹,这哪是要谈事的态度。

林哥平日里也是挺开朗的人,可一见大老板就变得十分谦卑,他试了好几次想搭话都没成功。

周老板只顾着跟身边的美女调情,对方摆明了没诚意,我和林哥都知道再待下去没有结果,正准备撤离时,周老板叼着雪茄道:“那个,谁,你们杵那儿干嘛呢?”

林哥微微弯着腰道:“周老板,您约了我们来谈设计方案……”

周老板大笑起来,脸上的肥肉抖个不停,“你们做的设计算个屁呀,随便画几笔就要想高价,真以为我的钱那么好赚?”

被这样侮辱,林哥紧紧拽着公文包的背带,他不再放低姿态,挺直腰背礼貌地回道:“抱歉,打扰了。”

“等等。”

林哥以为周老板改变态度,带着点期望地看着他。

只见周老板夹着烟的手指着我,“其实我这人很好说话,让这女人过来陪我喝几杯,这项目我就交给你们做了。”

我与林哥对视了五秒,他下定决心,态度坚决,“周老板,我不会让我的员工为了利益做这些事,再见。”

包厢门被保镖关上,我和林哥就这么被他们困住。

林哥没遇到过这种事,纵使心里害怕,作为男人他还是将我护在身后,“周老板您这是什么意思?”

周老板从鼻子里喷出烟来,“林安,你这是给脸不要脸,老子最烦你们这种自以为是,识相的就把那姓黎给我送过来,否则……”

林哥悄声对我说道:“别怕,有我在。”

周老板嘲讽道,“林安你以为你谁啊?想英雄救美?老子今儿就废了你,看你以后怎么逞能。”

林哥被保镖迅速压倒在地,周老板目露邪光地看着我,“不想他被废就过来好好陪我喝一杯。”

周老板让人开了一瓶酒放在桌上,林哥想出声被保镖扇了一巴掌,我对他使了个别慌的眼神然后走向酒桌。

就在周老板等人得意时,我双手操起酒瓶往桌角一砸,用锋利的一角朝保镖刺去。林哥趁着保镖分神,奋力抵抗站起,同我一起见什么扔什么,伴随着女人们的尖叫,包厢内顿时乱作一团。

眼见着就要逃出去,周老板薅住我的头发,拉扯我的衣服,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有人闯入。

“周老板玩得挺嗨啊。”

所有人都朝门口看去,我朝那人大吼:“陆昭函,你就这么让这群**欺负你老婆吗!”

Copyright © 2019-2020 www.lvzhihome.com 绿植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